当前位置: 主页 > 快乐主论坛 > 内容

热门内容

妈妈对孔雀明王生起一瞬间的欢喜心和信心第二天吐瘀血不可思议!

时间:2017-09-29 01: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到我的空间。内容是关于不同的人念诵孔雀明王经都得到。我还上传了一张孔雀明王的照片。谁知道我妈妈无意中进来我房间看到,她瞻仰了一阵子孔雀明王的像,觉得很庄严很漂亮,文章的内容我就给她听。内容提到一个有幻听的女孩念了孔雀明王经,幻此没有了,一个女士有

  面部神经,医均无疗,念孔雀明王经后面部回复正常了。什么其难杂症的疾病,念诵孔雀明王经都能够医治好。我妈妈看到这里,就对孔雀明王生起了很大的欢喜心和信心,跟我念诵了孔雀明王的梵文圣号

  遍,『南无摩诃摩瑜利』。妈妈她本身身体不舒服,她最近颈部淋巴结发炎,看了

  盒消炎药,但是都没有作用。脖子上的淋巴结发烧似的,颈部僵硬,吃完这些消炎药后她整个人变得虚弱。她看到吃药没用后,就开始了,前

  遍大悲咒水,一部分用来涂颈部,另一部分用来喝,然后淋巴结不发烧了,但是依然是颈部僵硬,还能摸到那颗很大的淋巴结。念了

  天后她又懒散了,不念了。直到昨天看到我转载的孔雀明王文章后就对孔雀明王生起很大的信心,说要念孔雀明王经,我说我还到这部,还在等师兄给我寄过来。

  6点左右的时候,我妈妈起床,她习惯这个时间去洗手间,她感觉到口里面很苦很苦,感觉到喉咙里面有东西卡着,然后她竟然吐出三、四口瘀血出来,是深红色的血。她感觉到这些瘀血不是从她胃里面出来的,而是从她脖子下面这里出来的。吐完瘀血后,她整个脖子轻松了,之前是僵硬的,现在不僵硬了,很轻松,整个人都很舒服。真是惊喜万分!真没想到她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瞻仰了像,生起了欢喜心和信心,马上道交了,得到的帮助,将她脖子上的瘀血逼出来了。不过她颈部的淋巴结还没完全消掉,还需要继续。

  月25号的时候开始念诵孔雀明王的梵音圣号,第一天念的时候头部有很明显的感觉,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反正是孔雀明王在帮助我消除头部上的业障。在第二天念诵的时候,突然右边胸口刺痛了一下,2个眼睛酸了一下,无可否认我这些部位都有业障。在学习念诵孔雀明王圣号之前,我就过自己胸口这里有一条黑色线的业障,不是很粗,就一条线,没想到念诵圣号的时候就突然疼了,那说明我这个梦都是真的,以前胸口这里从来不痛的。10月5号的晚上,我念孔雀明王圣号时候,心脏部位又激活了业障,心脏突然疼,一下一下的疼,那种感觉就像被刀砍下去一样,肉撕开一样疼,然后那个部位很热,然后我感觉好像血浸出来一样。什么叫做心如刀割,终于感觉到了。10月7号念孔雀明王圣号的时候感觉到心脏这里有暖流,也出现过疼痛,但不是很厉害,一下子就过了。我知道痛是因为堵塞了,念圣号时候产生一种气,冲击病灶,所以引起疼痛。再后来我的心脏就没有再痛过了。而我的眼睛变得明亮了!感谢慈悲帮助我消除业障,要是不消除的话,以后老了来个心脏病就不好了。感谢帮助我妈妈消除业障!

  住在中和的一位邱先生,每回提到这件事都特别感到「兴奋」,却也不住的叹息,因为这一幕精釆绝伦的好戏不是他本人亲眼见到,而是由他母亲口中转述出来。论起这一段「原委」,恐怕必须先追溯至两年多前……。

  邱先生是位殷实商人,极为虔诚,膝下有两个白胖、活泼、可爱,加点调皮的儿子,家中除了他们夫妻和孩子四人外,还有邱先生的高堂老母及他弟弟(暂以小邱称之)。

  这一大家子人原本的生活快乐平静,大约两年半前,小邱迷上「乐透」,为了访求明牌,时常深更半夜跑到墓地、有应公等地方等待「机会」,到了后来,更因为想「进一步」与有直接的接触而开始学习。

  就这样,不出三个月,小邱变得神经兮兮的,每晚都被「吵」得睡不着,由于晚上睡不好,白天也就没上班,日复一日的恶性循环下,小邱终于崩溃了!

  「他发起病来真的好!可以不停的到处磕上三、四个钟头,怎么拉、怎么劝都不行。据他说是有「神」要他四处拜拜,以消他前世欠下的业障……。」

  「有 时他还会在我自己于家中设置的小佛堂前起乩,自称是什么济公、龙王三太子,有时还是天上圣母的。说来也奇怪,他「扮」什么还真像什么:如果是济公的话,就可以见他手摇蒲扇,摇头晃脑的;如果是龙王三太子,他就会变成像小孩子一样:如果是天上圣母,他还真像个「女」的,连声音、走的模样都全变了。 只是有一次我实在看不过去,就拿起金刚经念起来,谁知道才一念,他马上痛得在地上打滚、求饶,我心想,如果真是『神』,为什么会怕金刚经?再经求证于们,他们也都一致表示,他是被缠身!」

  「当然有啊!只是都没什么效果,有时『他』实在闹得太凶,让我弟弟一连整个星期都无法睡觉,双眼充满血丝,口中喃喃说些没人听得懂的话……我们只好送他到病院,医生以镇定剂注射后,他才能『安眠』。」

  叹 了一口气,邱先生继续说:「虽然我知道这种方法对他来说很,并且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因为每次送他住院大约一星期左右他就稍微回复正常,只是『吃药』吃得整个人看起来笨笨、钝钝的,而且接回来不出一天,他就又犯『病』。这样住院、出院的,花费可观外,全家人也都弄得筋疲力竭。」

  邱 先生略微喘口气,「也许因为我是虔诚的佛吧!所以从来不曾发现任何异像,不过我妈妈、我太太都常在夜里听到由他房中发出呻吟的声音,据她们描述,那种声音有些像野兽低号,又有点像人声,半夜听起来颇令人感到。有时候窗户的玻璃会无风自动,有时甚至连客厅的柜子也会轰隆作响……,唯一让我有『感觉』的一次,就是在我要去孔雀山开成寺的前晚……。」正说到精采处,邱先生的两个儿子跑过来,带着笑看爸爸,邱先生则充满爱怜的摸摸他们的心头。

  「从我弟弟第一次住院后,我便四处寻访可以『治』好他的高人,许多乩童都直说他身上被两个鬼缠住,一个男的、一个女的。虽然他们可以把他的症状、情况说得完完整整、清清楚楚,但是却没办决他的问题,有的是直接坦承没这个能力,有的是让我花了一大堆钱,却没结果。」[

  「有 一天,我到某进香,突然在桌上看到一木书《光超日月随机赴感》,随手翻了翻,发现这或许是指点我的一条生机,于是马上打电话到开成寺找见如, 见如在听完我的叙述后说:「我不一定有能力帮助你,但是你可以试试看!」由于当时天色已暗,便相约隔天直赴宜兰找他。

  「说也奇怪,那天晚上睡觉前我的心就一直怦怦跳个不停,躺好像快睡着时,就听见有声音对我说:『不许上山,不许上山!』我心想,这一定是的,所以 不去理会,『他』发觉我不理『他』,便不再出声,我正松了一口气,突然,挂在椅背上的衣服飞了起来,快速的掩住我的头,令我无法呼吸。我不断挣扎,但愈挣 愈紧……。正感觉到自己巳经快没气之时,心中一道光划过,我立刻镇定下来,开始专心的念着:『南无!南无!

  ……!』慢慢的,那股力量愈来 愈小,直到完全不见了,我一骨碌坐起来,道才发现自己竟然满头大汗,而且像是在水中浸泡过一样……。」邱先生瞇起眼来,仔细回忆当时的每一个情节。

  「后 来我不敢再睡,便一直坐着等到天亮,天刚亮便动身前往宜兰孔雀开成寺拜访见如。开成寺还真不好找,好不容易才找着。见到见如便向他表明来意,见如 告诉我,他这一、两天会在台北中华法-轮讲堂举行一场,到时候会再通知我,至于效果如何?完毕自然见分晓。」

  邱 先生带着歉意笑容地说道:「因为以前已经有过太多的经验,这次,我自己并没抱多大的希望,但隔了两天,见如真的打电话来告诉找他人已经到台北了,并且 将在次日举行。说来也真玄,就在头天结束时,我妈妈见到那幕『奇迹』,而且,在那之后,我弟弟的病情真的好转起来,渐渐的人也丰腴起来,也不再到 处拜拜,问什么都知道,只有对这阵子的许多事情不清楚,据他描述,这段时间好像是生活在『梦』中,似真实、又迷糊的,往往令他稿不清楚,究竟是活在梦 里,还是人?陪伴在他身旁边则是一男一女,女的对他还不错,而且『相处』日子久了后两人之间还产生情愫;至于那个男的就十分,常要他做东做西,只 要稍不如『他』意,便动手动脚……。」

  「据 他说,原本那个男的正着要他去外面拜拜,他觉得好累不肯动,那个男的就要动手打他。就在这个时候,他那原本不见光的心房间里,突然出现亮光,他半 瞇起眼睛朝光处仔细看去,只见数根孔雀羽毛伫立在光晕中,羽毛尾端的每个孔雀眼都绽放出无数的,正看得出神忘我时,突然由中走出两名身穿古时战服 的天将,祂们举起手上的兵器,那个男的立刻吓得落荒而逃……。」

  邱 先生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表示,「这件事情发生后,我心里一直有种责任及感,因为我知道在我们的小空间中,除了我们家之外,还有太多太多和我弟弟有 着类似情况的人等待救援,既然我们好了,相信其他人一样也可以得到帮助,所以希望能透过我的关系,把这个讯息及办法传达给更多人,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得到 帮助!」

  说着,邱先生站起来走到客厅中,在客厅上方,一尊佛母孔雀明王的像端坐在那里。

  「这是上次后我请回来的,祂一直着我。」由邱先生笃定且虔信的眸光中可以读出,他有多么的感激,且庆幸自己寻找到一个真正属于「救赎」的地方!

  告辞邱先生出来,一心直想见见他口中这位救了他们一家人的「见如」:几经电话联络才找着,或许是因为在山里较不方便吧,电话声极小,必须双方都用吼的才能听得到,勉强用「力」听清楚,也说清楚要前去拜访的时间后,喉咙都巳哑了一半。

  孔雀山开成寺位于宜兰头城的一座山里,由于标不够明确,以至于在岔附近多绕了几圈,最后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

  开成寺旧址是栋砖造长形平房,小小的庙门(与一般住口差不多)、小小的神坛、小小的房间(只能容纳一张小桌子及两、三张椅子),与一般建筑得金碧辉煌的大庙比起来,实在是差得太多太多:但这或许了一句话,「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吧!

  在旧址前方,正在动工兴建一座约四、五层楼高的大庙,等这座庙建筑完成之后,或许将来又多了一处供游客们寻访、探幽、朝圣的好地方!

  「孔 雀明王经是大藏经中的一部分,但由于目前许多佛教界人士不谈,以至于认为「孔雀明」是外道之法,实在可惜!」见如开门见山地说出他的难处,不 过这也正是目前佛教所面临的一大危机。不知从何时起,佛教部将佛教分为两部分,即显教与密教。显教不谈任何,认为这一切都有违佛法,佛法是纯念 经、清心寡欲、顿悟而成:密教则着重于各式的获得,如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神足通、漏尽通…,因此,凡涉及者皆被显斥为外道。

  「孔雀明王经的功能,可以祈雨止雨,培植福德,或被所执所魅,或被他人压,咒术恶法之类。或腹疾病,四百四病。或常热病,偏邪瘿病,风黄痰痰。或三焦病, 饮食不消。头、眼、耳、鼻痛……乃至疼痛,完全皆能除减。蜂毒、蛇毒、诸恶。一切不祥,一切怨敌……行不饶益者,因读诵本经,舍除暴恶,咸起慈 心。」

  「对!因为孔雀明王经中原本就是以咒文为主,这些咒文还分为祈雨止雨、治病、求财……等多种不同咒语。此外,心中时常称念『南无摩诃摩瑜利佛母孔雀王』也可同样得到效用。」

  「『摩诃摩瑜利』是梵语,译为大孔雀王。有人说摩诃摩瑜利是母性,摩诃摩瑜啰才是男性,以原文来分确实如此,但在孔雀明王经诸多译本中,都译为孔雀王。其实佛在因地于六道度生,在天即天王,在人即人王,在鹿即鹿王,在孔雀即孔雀王,而明王经中的孔雀王即是释迦佛的前身。」

  「『佛母』是以能出生诸佛神变之德为主。此外,诸佛出生随类形,能生母德之导体,谓之佛母。摩诃般若波罗蜜多,能出生诸佛,因此『法』是佛母。即佛眼佛母,准提佛母之。」

  孔雀明令一般是以七天为期,通常由阴历初七或初八起,至结束日止,正好为月圆之日,这是取孔雀羽毛尾端有满月形之意,也含有的寓意。」见如 接着说:「除此之外,『大孔雀明王坛场仪轨』对于坛场的布置极为讲究,通常在坛场中央孔雀明王像,坛前置孔雀明王经,佛案上备细嘴瓷瓶一对,各插三至 五茎的孔雀尾,备物及香花供果灯烛饮食,檀香炉中燃好香,不可间断,并要维持坛场中庄严的气氛。」

  想 了想,见如说道:「其实第一位提倡读诵孔雀明王经的是贤顿老,有一次与他谈话时,贤老告诉我,很多读诵孔雀明王经的事迹,当时便心发宏愿,要 接下提倡读诵佛母大孔雀明王经的担子。直到七十二年初,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下雨,当时所有水库都将没有水了,石门水库地无水可供灌溉,为了证验经 言不虚,于是首次举行为期四十的孔雀明会。」

  见 如回想地道:「在七七日的修法中,首七还不到,及时雨便降下来,此后,每天下午或多或少都会下一阵子雨,于是旱象得以解除,也经言所谓『祈雨止雨 名满其愿』不假。在同次中,有位大四的女同学原本患有『幻听』的现象,在进行到一半时,她高兴的跑来对我说,她『幻听』的情形完全消失了。」

  想了想:「还有一位杨金銮女士,住在屏东民族,她是因面部神经,且医均无疗才来参加,结果很神奇的,她的痛好了,面部恢复正常。诸如这类因求愿而得愿的例子实在是不胜枚举,我也才更孔雀明王经确实有神奇的。」

  在挤得水泄不适的里,虽热虽小,但每个人却都面带喜悦之色,见如也利用中间空档时间一一告诉我,那位是什么病,现在情况如何?那位又是什么病?那位 求财得财;见如也烦请他们过来,亲自将过去病史再次诉说。由他们和乐的笑容可以发现,孔雀明王经确实带给他们莫大的喜乐。

  临走前,见如随手拿起几张此次祈求治病者的”挂号单”:「你把地址、电话抄回去,可以亲自问问看,这次结束后,他的病情是否转好?是否有奇迹出现?」

  虽然抄了下电话、地址及姓名,但在出门后便将之丢弃。既然已经有许多真真实实的人证在眼前,又何必再去求证「孔雀明王经」的真实性呢?

相关推荐